【书讯】我的数学孪生 马华文学专题——科幻篇
||||

【书讯】我的数学孪生 马华文学专题——科幻篇

《马华文学》文集涵盖征稿邀约的小说、新诗和评论。主编李宣春特设四组访问:长草、许友彬、龚万辉与周若涛,以及王修捷,谈谈科幻文学的相关创作或出版经验,分享写作过程中的喜悦与自我期许。

内容简介

《马华文学》此时制作科幻文学专题是恰好的实际。近年,中文科幻小说明显有受到重视的趋向。下笔当儿,刘欣慈享誉国际的科幻小说巨作《三体》以翻拍成影视作品。

中文文学方面,不少纯文学作家(如:骆以军、董启章、高翊峰、伊格… ……继续阅读

【书讯】傷痛的祝福——大體捐贈者家屬的自述
||||

【书讯】傷痛的祝福——大體捐贈者家屬的自述

馬來西亞第一本大體捐贈者家屬的深情剖白
用最真實的筆觸,寫下家屬的心痛與哀榮

願以此書,獻給每一位負了傷,
但也在每一次心痛中,領受著祝福的大人們。

【我們不悔因為時間久了,就忘了死去的摯愛。我們沒有辦法走出喪親哀傷,但我們能繼續走下去。】她在斷璧斷壁殘坦中撿拾心的碎片,儘管緩慢,但仍舊是前進。

父親從心肌梗塞倒下到離世,僅僅兩個月。父親的驟逝,讓她深陷桑親的哀痛。但萬萬沒想到,喪假期間帶母親做體檢,卻發現… ……继续阅读

大将双11,为培英图书馆略尽绵力
|||

大将双11,为培英图书馆略尽绵力

大水骤来,书都毁了,四散的书籍像铁达尼灾难现场。水未尽退老师就回图书馆视察,脚下的水冷冰冰、脏兮兮的,让眼前的满目疮痍更寒心。

蔡校长告诉我培英华小图书馆本在底楼,是经历了2021年巴生大水灾之后,才迁到楼上。我看着书架上不该有的许多空位,惋惜孩子错过了多少学习机会。

.kb-image21401_51ac52-03 .kb-image-has-overlay:after{opacity:0.3;}

我想… ……继续阅读

【序文】重写半开而谢的身体 ◎黄琦旺

《蜕》以(被缺席的)1969年5月13日为时间轴心,以吉隆坡为空间座标。故事时间摆荡于国家独立以迄1969年政权转换背后涉及的一桩发生于5月13日的暴动,事件中被滥杀(华)人数成为公案,禁忌和压抑使余惧成了社会内里潜藏着无可宣泄的精神损伤,叙事的时间长度甚至延续到2021年12月,疫情刚刚解封后吉隆坡那场没有预警的大水灾。长达半个世纪的故事以陈家和叶家两家平民百姓零落的叙述和见证组构成,叙述中置入许多地道的广府话衬托出吉隆坡的语境。
你想出书?十分钟搞懂出版流程

你想出书?十分钟搞懂出版流程

你想出版自己撰写的书,但不知该怎么做?我常常要回答这类问题,与其每个人逐一回答,写博文一次过说完供大家参考,比较有效率。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出书?

我通常会问有兴趣出书的朋友为什么要出书?究竟动机为何?答案有助于厘清你的目标和预期,免得结果让自己失望:

你要红吗?你要建立个人品牌,推进事业?你觉得你的故事很精彩,或你有独到的见解,希望和读者分享?你要赚钱?你要出书当作纪念?

每一个理由都成立,但所牵涉… ……继续阅读

大将大大方方大倾销

大将大大方方大倾销

“这本书不是卖不出,是还没卖出。先收着……等有缘人。”

出版人对书总有很深的情意结,每一本都是心血,每一本都是智慧结晶。大将出版社仓库中有20年的老书,换作另一个行业,那么旧的存货早就销毁了。

原来不只是我们这样,那天和PTS的老行尊Arief聊开,他也是这样。直到某天他遇到另一行业的老行尊,劈头问他一句:“你,这些书存在仓库,会生利息吗?”

然后他就顿悟了,他需要能运转的资金,才能做更多的书。他跟我们… ……继续阅读

【逝者的证词】只能用文字,绝不能有视频!

【逝者的证词】只能用文字,绝不能有视频!

我读着读着心惊胆战……法医陈然致用非常冷静的笔调,写一些让常人非常不冷静的场面。

遗体表面检查完毕后,开始解剖遗体。按照惯例,我们首先将头颅打开,取出脑袋,再剖开胸腔腹腔,最后将内部器官除去,做详细检查。

摘自《豆腐厂裸女》,法医陈然致

法医陈然致讲述解剖遗体,像我们谈家常便饭。他从那些蛛丝马迹追溯死因,每篇故事都像一则侦探小说,但那毕竟不是虚构的小说啊!你知道,他是真正在做这件事的专业人士,于是他那平… ……继续阅读

一页书的时间
|

一页书的时间

.kb-image_4f0156-4e .kb-image-has-overlay:after{opacity:0.3;}

我们都很忙,忙上班,忙开会,忙煮饭,忙健身。每天为事业忙着往前冲,回家还要顾孩子、做家务,到最后都累坏了,只想打开电视看The Glory,或者刷刷TikTok,看些有的没的。第二天,又忙上班、忙开会……

表面上好像做了很多事,冲得很快,但始终在同一条轨道上,重复自己而已,风景是一样… ……继续阅读

如果你不是顶尖的,怎么挤上去?

如果你不是顶尖的,怎么挤上去?

网红培永是大将出版社【一页书的时间】鼓动阅读运动的主讲嘉宾之一,说了些煞是有趣的事。大学时,他翻了翻室友的金融书籍,看到了一个他理解为“双金字塔”的理论。在任何领域,只有2%的人能处于顶峰,要怎么挤上去呢?

他初任DJ时矢志攻顶,但前辈已稳占位子了,要达到目标恐怕得耗几十年功夫。根据双金字塔理论,不要只着眼于单一金字塔,而要看两座金字塔;如此则无须追求极顶,只要在两座金字塔都能爬到20%的高度,那么… ……继续阅读

为什么说“文章乃经国之大业”?

为什么说“文章乃经国之大业”?

小时候课堂上听到这句话,一直都不太明白。写文章有什么大不了?为什么是经国大业、不朽盛事?古人不也在取笑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说什么“文人多败类”、“文人相轻”,仿佛都靠不住也不能合作,我自己也给这样的伙伴连累过,很难想象文人领导团队,更别说治国。

某日我在编辑他人的广宣文案,气得我拔头发,错字一箩筐,文法不通,结构松散,逻辑有误,某些段落简直不知所云;尤其读到刻意卖弄文采却又词不达意的部分时,真想出… ……继续阅读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