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韦佳没有哭
我们不孤读

林韦佳没有哭

作者:周若鹏

林韦佳没有哭,她在电脑前认真地哒哒哒哒地回复讯息,她一天要处理至少两百位读者的询问,一些读者等得不耐烦了哒哒哒哒的对她发泄怨气。这个状况,都是我害的。

【买书撑大将】活动我是抱着最悲观的心情启动的,原本打算一直持续到12月,竭尽所能大概能达到2500单吧?我万万没有想象过,做梦都没有想象过,半个月内就远超2500单,一个月后竟然有近7000单。大将原有的系统本用于批发,应付书店批书,还有… ……继续阅读

我们不孤读
公告 Notice | 我们不孤读

我们不孤读

最近好几家出版社,文运、红蜻蜓,包括我家大将,都在办促销自救。关于疫情和行情,唉,大家面对的压力实在不必多言。

本地出版社,都是我们的出版社, 好些已经营十年、二十年了,我们是读着红蜻蜓长大的,我们是读着嘉阳长大的,我们是读着Rawangboy长大的,我们是读着有人长大的……

我们始终不懈地为读者出版好书,不一样的好书。怎么不一样?因为我们生活在这里,在这里呼吸,我们最懂我们需要怎样的书,我们为我们的作… ……继续阅读

买Kanyin的书
公告 Notice | 我们不孤读

买Kanyin的书

Kanyin专长出版投资理财相关书籍,在地思维,放眼国际;他们触觉敏锐,反应迅速,是我们家公司学习的对象。我推荐Kanyin出版的《新常态下弯道超车》,看企业如何在疫情中努力变通求存!

请买Kanyin的书,读好书无分你我 ,互相扶持。

#我们不孤读 #ForwardTogether

请按此链接到Kanyin网店买书

大将撑阅读! 5,164以后……
公告 Notice

大将撑阅读! 5,164以后……

截至10月15日下午3.00,“买书撑大将”活动已超越5000人响应支持,共计5164位读者,感谢众读者力挺,替大将解决了财务上的燃眉之急。然而,这仅仅让大将撑过目前最艰困时期,该优惠将延续至2020年10月31日止,欢迎众读者继续支持,也请多关注我们近期出版的新书。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大将撑阅读,送书行动

多位善心读者除了自购书籍,也买书赠送——目前超过2000册!待我们处理完手头5000多位读… ……继续阅读

公告 Notice

【公告】行動管制延長特別公告

為了配合馬來西亞政府頒布的行動管制令,大將出版社辦公室停用直至2020年4月14日。大將線上仍有運作,讀者可以盡量下單。唯行動管制期間將安排每週五發貨一次,或許有些延誤,請購買者耐心等待。若有任何疑問,也可以在辦公時間Whatapps詢問(019-328 1672),業務部同事會在線上予以 答复。詢問編輯製作事宜,請電郵至info@dajiang.com.my。為減低疫情帶來的傷害,商家不得不採取閉門… ……继续阅读
第4届何乃健散文奖决审会议记录
中学生文学奖 | 公告 Notice

第4届何乃健散文奖决审会议记录

入围决审共9个参赛者,18篇作品,评审决定就选出前三名开始讨论。

决审评审:高慧铃、翁菀君、张惠思

73 〈从灵开始〉、〈魔掌别伸过来〉

慧铃:这组作品不过不失,中规中矩。〈从灵开始〉题目有巧思,把“灵”套进“零”,既仿拟又双关:作者从灵堂开始写,回忆亲人生前种种;死亡是一切归零,又仿佛是思念的开始。整篇文章围绕题目展开,结尾也试图回到题目,“泪水映射出回忆,化成祝福,陪您踏上新的旅程”,整个结构算完整。… ……继续阅读

试读 Preview

新书试阅:〈后记:童年忆往〉爱薇

两年前的某一天,最小的孙女(八岁)突然问我: “奶奶,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开心吗?” “好开心!”这确实是我的真心话。 “是吗?奶奶,可以讲来听听吗?”“小不点”打破沙锅问到底。 于是,我将本书的一些篇章故事,绘声绘影地讲给她听,没想到连她六岁的弟弟也被我吸引过来了。讲到口干舌燥,我就来个突然“刹车”。 “不讲了,明天继续吧,今天到此为止,告诉你们,后头更精彩呢!”刹那间,自己仿佛又回到童年时,听父亲半斜躺… ……继续阅读
试读 Preview

新书试阅:〈抢婴〉

三个不速而至的陌生人,大摇大摆地径自走进屋里,眼睛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忽然,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挂在房门边的“沙笼”(用布做的摇篮),里边正在沉睡着的,是巧惜最小的妹妹。 “我看就是这个了。”较年轻的妇女对其他两个说。 对方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于是不由分说的,那年轻妇女伸出手就将女婴从“沙笼”里抱了起来。 “喂喂,你们为什么抱我妹妹?”巧惜发觉情形不对,急忙上前阻止。 那中年妇女瞥了巧惜一眼,然后冷冷… ……继续阅读
试读 Preview

新书试阅:〈他是坏胚子?〉

李同学在班上的人缘并不是很好,甚至遭到大部分同学对他敬而远之,保持距离,主要的不是他的身世,而是大家受不了他的恶作剧。除了喜欢惹事生非,还经常找人比划,作弄女同学更是他拿手的把戏,例如兴之所至,就抓只蟑螂放在人家的书包里,吓得对方大喊大哭,他就在一旁乐得哈哈拍手大笑;不然就偷偷将人家放在桌上的手帕拿来涂鸦、画画。 我们班上几个女同学简直被他气得七孔生烟,咬牙切齿,但又没奈他何,只能破口大骂“棺材仔”… ……继续阅读

End of content

End of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