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与师父 | 我在印度慈恩学校遇间最温暖的冬天

RM78.00

书名: 阿茶与师父 | 我在印度慈恩学校遇見最溫暖的冬天
作者:欧芙伶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
语言:繁体中文
定价:RM 78.00
ISBN:978-967-16586-3-5

库存 25 件

SKU: XA525 分类:

描述

——作者简介

欧芙伶

曾担任报社记者/杂志社合约作者。

1990年旅居英国6年。期间在大马中国报/风采/慈悲杂志撰写《人在雾都》/《看花去》等专栏。

《一碗西玛的故事》—採访报导非洲ACC孤儿纪实。此书捐献非洲马拉威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其他结缘作品:《谈情说法》/《心灵对话》/《生命流转的巷口》/《你相信吗》/《一百个为什么我可以活下去》,国内外广泛流通。

个人著作:《字恋20,30,40》/《贵人是圆的》/《你知道什么是我爱你吗》


—— 内容简介

印度慈恩学校有 600 位学生,都是低种姓的孩子,阿茶(Shiv Kumar Azad)是校长。在遇到天崧法师之前,学校非常简陋,没有门、没有屋顶、只有几面泥墙。遇到雨季,孩子都得在水里上课。简陋的空间,几把长凳,一块塑料布和一块小小的黑板,就是他们上课的地方。

不捨得这些孩子没有教育,

不捨得他们没有一个有屋顶的学校,

不捨得他们肩上有风雨。

因此,才有了这一本《阿茶与师父》的建校纪实,而他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目次

推荐序

(1)我看见了印度——圆尘上人

(2)不负如来,不负教育——天崧法师

(3)生活虽然不完美,但我们还是可以尽一己之力让它尽可能的美——林锦成

 

自序

我见过最温暖的冬天

是在印度悉达多城慈恩学校

 

(1)印度也有冬天,我们在这裡相遇

(2)教育和阶级,一直是印度的功课

(3)师父眼里的阿茶,他是一位菩萨

(4)你风尘仆仆走向我,化缘最温暖的冬天

(5)拜访小村落,如果暮色可以换柴火

(6)最浓郁的村子,我们在大树下签约

(7)天崧法师,我在印度修行的日子

(8)关于慈恩学校,师父想做的……

(9)一位华侨,在印度的故事

(10)二楼有光

 

附录

慈恩学校周边地区介绍

慈恩法脉


 

自序

/欧芙伶

 

我见过最温暖的冬天是在印度悉达多城慈恩学校

这些年去了印度三次,都是採访的因缘。

20年前第一次去印度,盛夏。40度的高温,眼睛望出去都是一层层的热浪。一屋子的太阳,白灿灿的,穿堂过市。空气中有香料、夹杂著牛粪和车烟的味道。

第二次去印度,是五年前,在菩提加耶。难得遇上冬季。我们搓著手站在路边喝了一杯滚烫的拉茶。一条街都是来自各地的修行人。喜欢这样的感觉。踏踏实实的。

喜欢印度的冬日,彷彿一切都可以忍受,可以忍受印度的繁、慢、杂、多、乱。印度,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很多人在面临人生的关卡举步艰难时来到这裡,坐在恆河边,看著晨曦下的恆河,上流在烧尸体,灰烬缓缓流下,下流在刷牙洗涤,生老病死在一条河流里完成。

很多人在这裡思考人生的意义,然后重新出发。回来时,你会觉得活著是多麽值得高兴的事情。你有了勇气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

印度,它有这样的魅力。

2019年12月,我们来到尚卡西亚。这是第二次遇到印度冬日。有点小兴奋。

夜晚,天冷,穿得不怎么暖的村民,围著小风炉,使劲的搓著手,小小的火星弹在空气里,带著柴火的焦味。刚过午后,舍卫城,落了半天的豪雨。从南传寺庙出来,门口,也有一炉火。一个印度大叔专心的在烘著双手,看着我们微笑。

离开舍卫城,来到附近的大菩萨寺。湿答答的,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层水气裡。几隻狗狗冒着雨在车前转圈。我把藏着的两块饼乾掏出来,如此恶劣的天气,担心牠们如何觅食。奇怪,印度的狗都长成一双凤眼,而且特别的温驯。

大菩萨寺是天崧法师十年前在印度建起来的第一座佛寺。这裡原是一块农业地。法师原意是建沙弥学院。结果动土当天,遇到换地方政府。“所有文件需要重新申请。”

穷则变,变则通,山不转,人转。于是先建佛寺,再以佛寺名义,建沙弥学院,这样便名正言顺成为附属道场的学院。后来考量到印度女性出家不易,便易名沙弥尼学院,目前有10位小沙弥尼,9岁到14岁。目标是100位。

因为传孝上人一句话——到印度去办教育,重建尚卡西亚的阿育王柱。天崧法师就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在印度筚路蓝缕。

特别是阿育王柱重建工程,过程很不容易。开光时恭请达赖喇嘛尊者前来主持典礼。6万人出席开光大典。万人空巷。这是21世纪应记的大事。

这几天随着法师走一趟他在印度的“教育行脚”。从舍卫城沙弥学院、尚卡西亚佛学院再到慈恩学校。尚卡西亚佛学院附近是一片油菜花田,我们去的时候,虽然冬季,田裡还开满一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风过处,好像黄色的海浪,非常好看

在印度办学,必然遇到很多的困难。法师都勇敢的扛起来。而我一直记得法师说的,早年建佛学院和阿育王柱时在工地监督工程。空旷大地只有一间临时搭起来的草屋,没有电供,冬夜水冷到会割人的情景。

北方邦的《慈恩》学校则是法师这几年一直在落实的计画。

慈恩有600位学生,都是低种姓的孩子,阿茶(Shiv Kumar Azad)是创办人兼校长。在遇到法师之前,学校非常的简陋,没有门、只有半边屋顶、几面泥牆,遇到雨季淹水,孩子只好在水中上课。

简陋的间隔,几把长凳、破烂的桌子,和一块小小的黑板,就是他们上课的地方。

法师和阿茶,就像兄弟,彼此信任,彼此珍惜,共同为600位孩子的教育尽心尽力,法师长驻台湾,一年回马几趟。所到之处,必围著很多人听他说法和请教古印度阿育吠陀医学知识。大马信徒都是后来才知道法师在印度盖学校,而且正面临严重的经费问题。而他总是慈悲的不增加大家的负担。

2020年三月,和其他地方一样,新冠肺炎的疫情在印度迅速的蔓延,慈恩学校也只能暂停上课。

虽然建校需要庞大的经费,法师仍然联合台湾和大马的佛友众筹约四十万马币购买粮食,由阿茶派发各乡镇救援。

有人问法师,学校正需要经费,为什麽不先募款建校,法师却说,先救人,后救学

写这段文时,传来慈恩学校毗邻的一块空地出让,佛友们知道后都很兴奋,希望可以先把土地买起来,法师希望能在这块空地建一座佛堂和中学部,这样孩子毕业之后就可以直接上中学。

寂静处,再次看到法师的慈悲。

不期然想起一句话:使唐僧成为唐僧的,不是经书,而是取经之路。

不捨得这些孩子没有教育,不捨得他们没有一个有屋顶的学校,不捨得他们肩上有风雨。

法师与阿茶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其他信息

重量0.7 kg

评价

目前还没有评价

成为第一个“阿茶与师父 | 我在印度慈恩学校遇间最温暖的冬天” 的评价者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