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广,就有慈悲 前阵子,我在面子书转贴了证严法师的静思语,有位文友看了以后,在我的面子书上留言:你心胸真广,能接受静思语,谢谢。 三言两语,我读了以后,心湖波动,久久不能平息;我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深沉悲伤的歉意。 静思语那么有智慧,写得那么美,为什么接受静思语竟会被形容为“心胸真广”,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轻易让人爱上,需要广大的心胸吗? 我知道,他说那些话,因为他知道我是牧师。或许,许多基督徒给予人一般… ……继续阅读

身为病患与家属,有时我们无需太多的医学常识,而是一次与医生将心比心的对谈交流;权威的硬道理,抚慰不了我们那些微毫末的,一个普通人的感受。 之后,每当周医生带领一个挂着僵尸表情的护士来复诊,我的数字恐惧症又要发作,肾上腺素分泌亢奋。我隐隐觉得自己上了断头台,刀子架在我们的脖子上,父亲一日不出院,我们只能任人鱼肉,劏刮听便。为此我还请示了帮父亲洗肾的陈医生,陈医生悄悄抄了一个电话号码,要我去另一间世纪专… ……继续阅读

我从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自懂事以来,生活与教会脱离不了关系。 过去,我对佛教相当无知,就如不少传统与保守的基督徒一样。中学时参与了一项佛学函授课程,教会一长辈知道此事,“晓以大义”,认为我不应涉足异教,因为唯有基督教才有真理。那时的我,其实是抱着要“拯救”佛教徒所以必须先了解佛教的动机去报读有关课程的。现在回想起,为自己的自以为义与狂妄而惭愧。 13年前,来美国念书。在大学念宗教学与神学,开拓我的视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