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編後話

<strong>《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編後話</strong>

大將為多位本地年輕作者如顏俊傑、蛛古力、G.I.N、蕭宇淮等,出版了各別的小說作品,無論是奇幻、科幻、青春、愛情、懸疑等題材,他們各擅勝場,而這些著作都歸在大將POP書系下。此篇文章要分享的,是多年來專注於推理寫作及研究,大將剛為其出版新作《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的牛小流。

跟牛兄的交情,始於十年前他投來《九流偵探》初稿時起(對其稱呼也從“牛仔”進化至“牛兄”,離“牛叔”亦不遠矣)。當年我負責評估投稿來的小說作品,在諸多稿件中,為其幽默風趣的文風深深著迷,邊讀邊拍案叫絕,趕緊提呈給總編輯,待總編點頭答應出版,經歷約半年時間作業,牛小流在本地文壇,正式出道!

《九流偵探》也是我倆合作那麼多本書中,取名最快速直接的一本——直接使用原名;往後的作品,我們都為書名想破腦袋,犧牲了幾萬億個腦細胞(毫不誇張,我少有像為羅姓友人不知何時會有的孩子想出氣勢煞人名字的靈光一現:名“雷鳴”,字“三千”),包括這本《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

那是在新冠疫情前,牛兄發來一篇名為《我放棄推理好了》的書稿,請我評估看是否有出版價值。單看標題,我心跳先漏了半拍,心想難道作者準備步入婚姻生活全職顧娃,抑或終於對本地推理閱讀及寫作風氣心灰意冷而決定封筆?直至讀完,顧慮才消除大半,畢竟全篇未有一句欲封筆的暗號,還開啟“教師 + 德士運匠”的推理兄弟組合,往後若經營得善,還能像《九流偵探》般,為書中兄弟檔擴充宇宙觀,書寫新系列。

為此,“我放棄推理好了”必須放棄,我們無奈再陷入為想書名白了幾許煩惱絲的泥淖,集結出版社同仁、身邊友好認真兼具玩笑的建議(玩笑話居多),最終從華語流行樂天王當年推出那首“頌揚”最深情變態跟蹤狂的抒情單曲獲得靈感,完整了這部推理著作最後一片拼圖。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準備送印之際,新冠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全球,我們唯有“順勢”延後出版,這一等,即等了兩年。這期間,我個人遭遇近年來最痛徹心扉的悲劇,失去家人,好在協助校對牛兄另一本藥師偵探系列作,得以轉移注意力,療癒傷慟;牛兄更多了個父親身份,如今能將新作獻給孩子,是作家父親的驕傲,也是孩子的福氣。

至於《下課了》內容有多精彩,在此不贅述,以免不慎劇透,降低了閱讀驚喜及樂趣。只想對讀者說,牛兄長期的寫作不輟、大量閱讀國內外推理書籍而累積下來的經驗,以及不斷尋求突破的努力,都表現在這本《下課了,一起去推理好嗎?》中,希望大家閱讀愉快。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