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书讯 | 2014年出版目录 | 大将观点 | 试读 Preview | 踏青节

【书讯】MH370 X档案@杨善勇 著(电子书)

【书讯】MH370 X档案@杨善勇 著(电子书)

MH370,是航空的离奇,是全球的哀伤,是生命的惊示,是救援的考验,是行政的测试,是政策的绩效,是领导的评估。

一瞬之间,我们感受了家人凝聚的力量;霎那之间,我们也领会了尘缘的沧海桑田。MH370曾经拥有,MH370也天长地久。

面向际遇,面对震撼,我们扪心审思,汲取苦涩的经验,从中认识体系的不足,也从中体验非常时期天下为公的不朽。 MH370机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地球村的一份子,从吉隆坡飞向北京的途中,匆匆留下他们一生的足迹和一身的眷念。


名人推荐

当今最迷离X 档案,杨善勇@ 董恪宁如今眼明手快的推出这本《MH370 X档案》,针对这起事件给你我一个大胆的推理预测。尽管作者的评论推理皆是从旁杀出形式,可是其想象无限的推测绝对不逊于上个世纪的卫斯理!而且书中句句到肉恰到好处,真可谓是针砭时弊。

——胡锦昌 •《光华日报》总编辑

记今鉴后的小书,“尘缘渐定,苦果尝尽,我们应该肯定,不论航空这一块领域,乃至飞行检验和救援的现有机制,接下来怎么大刀阔斧,重心所在,不在机器,而是站在前线和坚守后方的统领人选。”文章末了,杨善勇语重心长呼吁正视问题背后的症结,可谓用心良苦。你若读懂他的心思,便能惊觉“此书虽小,意义非凡”。

——徐婉君 • 大将出版社总编辑


作者简介

杨善勇@董恪宁

《光华日报》、《东方日报》专栏作者,著有《美丽的谎言》(麻坡:朋友出版社;1985);《喂,脑袋该洗了》(吉隆坡:大将;2001);《有点异见》(吉隆坡:燧人氏;2003)。

与赖昭光合著三本:《一思不挂》(吉隆坡:大众科技;2002)、《射鱼英雄传》(吉隆坡:大众科技;2003)、《疼国阵,爱民联》(吉隆坡:大众科技;2008)。

dongkening@gmail.com


前言

马航MH370 失联,可以写成一本专书,甚至一册论文。演绎的过程,是一次航空历史的翻新,也是一个国家体系
的放大:东、西、南、北,我们都找遍了;正如教育工程的设计,我们也在东西南北寻寻觅觅。

飞机的失联,或许是偶然,可能是机械,也许是人为;但是,一旦了解既有的应对方式,国人自可明白,眼前的
这一切,确是由来有因。不论是政策,不管是行政,一如既往,皆是这样,一再地兜兜转转,反反复复地试验。

不同的是,放在国际的舞台,旧有这一套套的封闭系统,失效了。外电的报道,锁不住。网络的力量,挡不了。
一条短讯,一封电邮,一则推文,一篇面书,十人传百,百人传千之下,消息一下子散开了。

援用过去的模式,处理MH370 显然是2014 年版本的刻舟求剑:“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吕氏春秋·察今》的这一段寓言,就连篇名,也合适映照当前的场景和语境。

“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尘缘已了,如何汲取教训,全力修补?

关口的作业,管理的疏漏,救援的机制,家眷的怒火,国际的评价,都急待各造马上着手积极梳理。


目录

序1 /当今最迷离X 档案◎胡锦昌
序2 /记今鉴后的小书◎徐婉君
前言
失联演绎

#搜寻机身#

飞行很快,消息很慢
错过失窃旅游文件资料库
一个大马,几个时间?
网上寻机行动2.0
MH370 是在东南西北?
飞机失联,系统失序
找回机身,找回机制
信息太多,时间太少
国际航班,国际评价

#侧写人面#

MH370 是一生的遗憾
网络调侃希山一笑置之
名门之后,首相人选
小芬特使不当权
张盛闻要播放正能量

#终结地点#

Ended 的地点,暂时的定点
晚安的MH370 等不到平安
领悟MH370 的生命惊示

#修补体系#

少来杂音,多点光亮
身怀淫具,就是色魔?
应对家眷,善解国情
献捐基金,奉养失独
建议马中文化奖应对破坏
见微知著,马航补牢
审思马航,导航宏愿

后语


试阅

〈飞行很快,消息很慢〉

信息的神速,信息的不神速,新闻的神通,新闻的不神通;这一下子,全看出来了。毋关技术的高下,毋关网
络的先进,虽然我们有心,可是我们感伤:是国家的航空,是一国的形象,报也痛心,不报也痛心。

没有边界的高空飞行总是战战兢兢,一言难尽的,每一趟衔接五湖四海的所有航程皆是如此:每一段里程,充
满惊险;每一回旅程,忐忑不安。记得国外一家航空公司的读本,显著印上“一路顺风”的祈祷辞,毋关宗教,图
个心安。

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 班机,起飞之后,抵步之前,也不例外。3 月8 日凌晨12 时41 分起飞,原定6 时30 分
飞抵中国,可是,霎那之间,失去联系;大家都在苦苦追问,飞机去了哪里?

版本一:马航集团首席执行员阿末佐哈里较早前说,凌晨2 时40 分班机与梳邦国际机场的航空交通控制台失
联,失联前位在哥打峇鲁以北的120 海里的南中国海上空。

版本二:大马民航局阿兹哈鲁丁披露,升空49 分钟,凌晨1 时20 分,飞机的雷达信号关掉了,最后位置处在
大马及越南领空的交界之处:北纬6 度55 分15 秒和东经103 度34 分43 秒。

版本三:飞机确在凌晨1 时20 分失联,唯2 时40 分马航才接获民航局的通知。那是1 小时20 分钟后的事,
距离最后的联系,前前后后,算上来已有1 小时59 分钟了。

马航首次的新闻发布是清晨7 点时分。种种传言,网上网下,满天在飞。一个说:网络一度传出飞机紧急降落中国南宁。下午,也有小道消息谣传“海面找到飞机的残骸”云云。

诡异的是,不只是失踪之玄,而是MH370 的事故进展,一大部分的消息都是外来的。3 月9 日午夜12 点22分《当今大马》援引《美联社》的报道说:越南空军发现两条长度介于10-15 公里的油迹带,疑与MH370 航班有关。

中文书写的最新一刻新闻,似乎都来自中国的《凤凰网》。一旦详读那一则则持续更新的〈马航飞机失联全记
录〉,读者自可体会。兹引两则简讯,当可佐证之:

一、9 时30 分左右,马航VP 接受CNN 访问表示,MH370 航班配有可供使用7 小时的燃料,他们相信目前已
经耗尽。马航对飞机位置全然不知。

二、9 时46 分,据CNN 报道,MH370 最后一次向地面传回数据时下降了200 多米,并从24 度转向333 度

MH370“飞行轨迹监测图”,也是来自《凤凰网》转述flightaware 的实时跟踪数据而来:00:43,时速235,高732 米;00:51,时速402,高6035 米。最后的监测时间01:02,时速468,高10668 米,位在东经102.52 度,北纬4.7 度。

CNN 3 月9 日注明凌晨1 点40 分Chelsea J. Carter 与Jim Clancy 更新的新闻,引述民航局阿兹哈鲁丁的话说:
一无所得, 一无所见, 一无所报。(”We have not been able to locate anything, see anything,” Rahman said. “There’s nothing new to report.”)

But,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报道, 参照马航MH370 乘客名单,护照均曾被盗的意大利公民Luigi Maraldi 和奥地利公民Kozel Christian 证实并未登机,疑有人假冒他们的名字上机。

CNN 的新闻还说,两人是在泰国通过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以泰铢买得,票根并连(contiguous),皆从吉隆坡飞往
北京,转到阿姆斯特丹;之后Luigi 前行哥本哈根,Kozel则赴法兰克福。离奇之处,耐人寻味。这是怎么一回事?

信息的神速,信息的不神速,新闻的神通,新闻的不神通;这一下子,全看出来了。毋关技术的高下,毋关网络的先进,虽然我们有心,可是我们感伤:是国家的航空,是一国的形象,报也痛心,不报也痛心。

这样的意外,一个马来西亚从中汲取怎样的正能量?不管边检的流程,还是登机的程序,是否同样出现疏漏;大家应该领悟,网络的时代,任何蛛丝马迹往往铺天盖地而来,遮掩不了;何况一架庞然大物的波音飞机?有心监管,大可不必了。


此书已绝版,转为线上再版。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