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书讯】生命未可知的坚韧◎陈慧娇 着

【书讯】生命未可知的坚韧◎陈慧娇 着

作者陳慧嬌在經歷患癌和手術失敗後,總是有人這麽問:「妳罹癌、流產兩次、遭逢手術意外,又罹患重度憂郁癥,又婚變,是什麽讓妳繼續堅持活下來的?」

她如此回答:「這幾年沈痛的經歷確實非常艱難,也並非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但我始終沒有放棄而且越活越好的原因其實非常簡單——只因還活著。」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原來可以那麽堅強,即便是脆弱地哭著,卻擁有隨著歲月際遇層層叠起,日漸增厚的強悍生命力。


名人推薦

把每份情感、每條情絲烙印為文字,一筆一筆訴泣癌症病人的悲苦,一行一行是多心淚織成情網,願大家有生命存在的一天,知道眼前的生命似乎很無常、很脆弱,但是對自己有真情的人,會懂得珍惜眼前的每一個變化,用其內心的柔軟情感,一一化解面對,而阿嬌,就是如此「以柔克剛」的生命堅韌者,我由衷佩服,這位真實生活中的一位癌症真情勇者!

——黃軒(台中慈濟醫院肺癌團隊召集人、重症醫學主任)

慧嬌把自己在治療上遇到的障礙都轉化成特殊的人生經歷,給予我們這些醫科生及醫療工作者許多值得思考和學習的經驗。慧嬌的經歷提醒了我們這些醫療人士,在疲於應付忙碌的工作時,需懂得放緩步伐去瞭解病人,感受病人的痛苦。關鍵時刻,我們的出現能帶給病人極大的鼓勵。

——陳慶華(雙溪龍及鷹閣專科醫院外科顧問醫生)


作者簡介

陳慧嬌

畢於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及新聞所,原來主攻新聞傳播,曾是時評人/專欄作者。

如今順著生命的引領,轉戰醫療線。邊摸索著生命真實的意義,邊挨著身體的痛,繼續當個寫故事的人。

於2008年榮獲拿督黃紀達新聞獎之拿督葉永松報道文學獎優勝獎。

文字作品收錄於《關鍵能力:你的孩子到底該學什麽?》(天下雜志出版)及《深山里的召喚》(星洲日報出版),並多次為雜志及報章撰寫專欄部落格。著有《我是癌癥病人》。

http://angelstate.blogspot.com/


自序

〈與大夥溫柔同行〉

每當有朋友聽聞我在嘗試書寫第二本書,大多會追問「那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呢?」

「不知道耶!」這個聽起來有點搪塞的答案,始終沒能讓大夥滿意;大家都以為我在裝神秘大賣關子,深怕不慎洩漏新書內容,說起來還真是冤枉!

直到在香港飛返吉隆坡的飛行途中,雙手在鍵盤上打著這篇文章的這一刻,也還不知道這本書最後將會以什麼樣的內容送到印刷廠。

一如生命際遇,沒有人能告訴我們未來將會是什麼樣子。無法探知,無法預測,唯有邊走邊珍惜,並相信宇宙會聽見內心深處深切的呼喚,集結全部有力的力量來協助我們達成此生的使命。

近幾年的際遇讓我能更﹁自我抽離﹂去感受自己的感受,去看見自己情緒的升起、轉變和試著讓它輕輕柔柔結束,清楚看見願意在身邊守護、陪伴的親朋好友,更珍惜每一個願意抽出陪伴的時間,因為我切切實實感受到﹁時間是無法被複製復原的珍貴資源﹂的真理。

在只有不斷往前行的生命時間軸裡,我彷彿已(較以往)看淡了生命,也能更溫柔對待自己和他人。於是我慢慢看懂了自己,寫了關於自己生命的一些故事,也寫在醫院看到的人事物。更因為驚覺生命太無常,時間太短暫,於是有點嚴厲地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做好隨時面對死亡的準備,以便能更坦然面對人生的驟變。

謝謝大將出版社總編輯婉君,妳鼓勵我,希望我能寫一些溫馨動人的故事。謝謝妳在我生命寒冬時期裡給予的祝福和打氣。

謝謝親愛的家人。你們在我生命極低潮黑暗時,依舊不離不棄,遠到吉隆坡給我陪伴和打氣。

謝謝疼愛我的朋友、病患及讀者。在我悲傷想放棄自己的時刻,你們對我的愛就會在腦海浮現。我想我能有力量繼續(堅強)存活,多半是為著不願讓大夥哀傷失望。

每一個人來到人世間,都有必須完成的使命。我既然有機會度過生命幽谷,有幸能以更好的姿態繼續展開第二人生,前方應當有一個等待我去完成的生命任務。

可那究竟會是什麼?只有天知道呢!我能做的,就是努力笑著溫柔和大夥一起往前行。

寫於2015 年3 月24 日
在雲層之間穿梭的機上


目录

序一:在「無感時代」以柔克剛的生命者/黃軒
序二:擁有真實體驗的生活導師/陳慶華

自序:與大夥溫柔同行

前言:「當下」,是最好的時刻

第一部:跨越病與死

生命未可知的堅韌
靜看噩夢
殘缺的完
「每一次看妳,妳都變了一個樣子」
能夠無痛,就是恩賜
最後一面
被強留的人,還是走了
生命的溫度
病與死

第二部:認清生命的本質

時間快慢的練習
弔詭的人生
生命從所未有的平靜
認清孤獨的本質
風動?幡動?還是心動?
猴山岳——隨遇而安
那一頂遺失在拉薩的帽子
認分

第三部:短暫相逢

醫院是最大的福田
醫院長廊的身影
第一位病人去世了
奇蹟能出現嗎?
沒錢能死,不能病
只要做好承擔風險的準備
「我不敢看我的腸……」
誰不是隻身上路?
用「謝謝」緩解緊張的醫病關係
你說,手術宛如趟旅程
在醫院過新年也沒怎麼樣!
我們來不及說再見
醫院裡的愛恨情仇
病人不能負擔的只有時間

第四部:生命凋零的必然

當被賦予無上限的自由
我們能擁有的,就只有那些片刻
醫生,我還有幾個月壽命?
苦斷不了?
照護者 vs. 病患的權力角力
生死這堂課
每個生命都會走到最後
對自己負責
你怕痛,還是怕死?
痛著存活
三天後死,今日還是要進食!
身病還是心病?
恭喜!重生

第五部: 與生命和解

被遺忘的你
紅得噴血的律師信
征服神山之鏈 撼動生命頻率
生命裡的秘密基地
手術意外兩年後


試閲

〈靜看噩夢〉

我在十四個月內動了第三次切腸手術。手術後康復期間,淚腺似被堵住,情緒像久違降雨的旱土,除了乾澀龜裂,沒有任何動靜。

沒有哭,也沒有發自內心的笑。彷彿早已練就一身好本領,能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事實上,卻是每一夜都在重複著手術和醫院相關場景的夢。

夢境的時序跳躍。有時躺在手術床上,頭頂亮著無數盞透亮的白光;有時是麻醉師在交代即將進行的手術事項;有時是手術後的自己在病房裡漫無目的緩緩行走;有時是手術前在診所裡和主治醫生討論手術將如何進行……無論夢境怎麼變化,場景都與醫院和手術室相關。

夢的次數越來越多之後,連入睡都開始變得艱難起來。

不知道是害怕再做夢,還是害怕睡覺時無法控制的思緒,竟開始必須長時間看著連續劇,直到眼皮重得撐不住了累了,才無意識睡去。

可這好不容易沉睡的意識,卻在身體停止日常活動後,悄悄活躍了起來。

它帶著自己的角色,傳遞著白天被藏匿的訊息,擴散著不願意面對的巨大恐懼,一點一滴啃噬著佯裝堅強的靈魂。包裹著偽裝事物的外衣,如浪漫輕盈幻麗的泡泡,美麗卻脆弱無比,輕輕一戳,﹁啵﹂的一聲,瞬間破滅,徒留醜陋真相。

夜夜噩夢,回回驚醒,卻無計可施。

既然沒有其他有效處理方式,就任夢靜靜地繼續做著,宛如在醫院裡透過鎖死的玻璃窗,沉靜盯著遠方無聲的捷運,日復一日定時定點運行、停靠,邊繼續吃著沒什麼滋味的餐點。

我允許這一切依原有的頻率存在,並相信只要不去加深,不任思緒憑空添加恐懼的色彩,總有一天做多了的夢,會膩,會自我遠離。一如在病房的自己,無力控制在眼前軌道上運行的列車,何時停止,何時行走,那就將之當作一道美麗的風景吧。

對於這些令人驚恐的夢,我也是這麼處理的。直至手術後的十六天,這些磨人揪心的夢,從意識開始離去。

早晨醒來,挨著開始發痛的胃,端著一杯冒煙的咖啡,細細端詳沒有噩夢的昨夜。心裡默默感謝悄悄離去的噩夢,像是開始梳理手術前後所有繁雜的情緒,要一根一絲把一切看清楚,好讓自己能在完全脫離疾病暴風圈的情緒後,帶著昔日榮光回歸正常生活的步調。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