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出版目录 | 大将书讯 | 大将悠游 | 试读 Preview

【书讯】悠然云水间◎郑秀兰 著

【书讯】悠然云水间◎郑秀兰 著

云一程 水一程

岁月人事如云如水

如云般变幻 如水般流逝

云水间穿透着时间的力量

它肆意改变世间万象

它催人易老

从西欧到北欧,从南欧到地中海岛屿,作者以异样的,有一点极其个性化的角度,将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后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悟,从心底溢出,有如窃窃细语,或是面对某一景点时的感动,在处处都演绎成对历史和生命的感叹。

作者不但带你翻越威尔士的雄峻高山,感受英国湖区的萧索秋意;也陪你走入普罗旺斯的艺术小巷,领略瑞士的现世安稳。就连克罗地亚、塞浦路斯和北塞浦路斯的沧桑历史、前年古迹与缤纷文明,也仿佛像亲临般展现在你眼前。

每一页的文字和图片都是一种爱,是作者爱生命,爱生活,爱这个熙熙攘攘风云变幻的世界。


名人推荐

好一个“ 文字旅伴”,她将踏遍的每一处着墨得十分深入,以历史背景作基础,拐着你坠入中古世纪的欧洲国度……仿佛与海盗擦身而过、战争对歧,或者,告诉你一些有趣见闻,而原来斑点狗的原生地在克罗地亚、世界有个黑山小国,或者,她就爱感叹爱情让人堕落,叙述着英国庄园贵族的奢华非凡,却处处留下一抹的悲伤。

——何雪琳 •《南洋商报》执行编辑(副刊 / 商刊策划)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她眼中的戴克里先宫,不止是一栋古老建筑而已,她引领我走入罗马帝国,仿佛戴克里先大帝和他的三百侍从就在眼前列队经过,在哪个转角处,也许会突然发现他曾醉心栽种的卷心菜。郑秀兰写布拉格,落笔便从千年以前公主的预言说起,浪漫且磅礴,读到她俯瞰全市之时,我在虚实间以为她便是那重生的公主。

——周若鹏 • 大将出版社社长

乐在书中旅,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古城里传来的声声钟响,情有独寄;对多瑙河边上布达与佩斯相映成趣的印象,深刻非常;更对它那国会大厦,通过自然原理,制造出的通风降温系统,啧啧称奇。说实在,欧洲四十四个国家与地区的历史文化背景外看相似又相近,内里却未必是如此单一。秀兰的细心洞察,刚好弥补了我的欠缺。

——李桑 • 旅行职人


作者简介

郑秀兰

马来西亚华人,一生从事教育工作,在自己知天命的十字街头,远走天涯,看世界看历史,兴之所至,拿起笔来,一如前世的累积,优美而不乏睿智的文字,如山涧溪流,哗啦啦流出一篇又一篇令人惊诧的行走随笔。

《悠然云水间》是续《梦落撒哈拉》和《绵绵山水》的行走记录,前两本书是以“微湮一痕”的笔名在中国出版。书中篇章和图片都曾在马来西亚《南洋商报》副刊旅游版发表。

http://blog.sina.cn/dpool/blog/u/1628436063#type=-1


自序

〈来去痴狂梦一场〉

行走于人世间的岁月,翻越过千山万水的路遥,帝国兴衰,人事变迁,古迹兴废和自然变化,皆在弹指之间,如雾如电又如云水般飘渺。情境不再的人事,真实与传说交织在千年光阴里,似有痕迹恰无踪影。

最爱流连古城深巷,徜徉在千年时光的石砌街道,聆听脚步轻踩远古的回响,没有目的地行走只为了转角处那似乎藏有时间秘密的惊喜,这种虚无期待让人忘记光阴不知疲惫。而克罗地亚是抹上罗马色彩的希腊天空,脚步总是游离在时空与文化的交错间。当意外知道引领时尚数百年的领带风潮,其灵感主要源自战争机缘克罗地亚士兵项上装饰的领巾后,心中为这迟来的小发现着实窃喜一阵。

曾经在一座座废弃城堡,沉吟它风华与悲壮后苍凉的宿命。也无数次进出一座座宏伟教堂,无论质朴或金碧辉煌,感觉人与神横隔着冰冷的肃穆与庄严。而仿如宫殿的千年古墓,人骨教堂,甚至挪威海盗时期的葬船,墓与宅无别,如死如生,如亡如存,和地上皇宫一样千年百年不曾寂寞,总有络绎的仰慕者。

踱步在塞浦路斯清冷的废墟,只为寻找一度繁华的蛛丝马迹。最深刻是怵目的半壁教堂断垣,孤伶伶站在蓝天下,无助地等待那终会来临的最后一击,或许是时间,或许是另一场惊心袭击。

欧洲旅途多有拾掇,东南西北叩问西方古迹,遇见神似东方的历史情节,恍然轮回何必纠结于来生。波澜壮阔的历史,不断重复相似片段,始终围绕在人类追求终极权力的欲望,诡谲多变的历程,权力是唯一不变的追求,无论是神权王权或人权,层层交错,纵使有多种信仰的加持。那些穿梭在千古岁月的丰功伟绩,透过欲灭尚存的断垣残壁,继续向后人脉脉述说那挥之不去的过往。

云一程,水一程,岁月人事如云如水,如云般变幻,如水般流逝。云水间穿透着时间的力量,它肆意改变世间万象,它催人易老。影影绰绰的人物在时间里出现又消失了,一程一段编写昨日的精彩,以个人魅力或伟大建筑形式留下有形无形的传奇和不朽。芸芸众生如我,怎能悟透那个世纪他们成败得失的心路和抉择,又如何幡然生命存在的意义?回首自己的人生路,坐看悲喜,缘深缘浅都是孤独的纹路,来去痴狂梦一场。

完稿于凉凉雨夜


目录

序 01 :好一个“文字旅伴”  ◎ 何雪琳 
序 02 :那些即将发生的旅程 ◎ 周若鹏 
序 03 :乐在书中旅 ◎ 李桑 

自序 :来去痴狂梦一场 

第一站 西欧

▷  英格兰  England
从伦敦到湖区 
庄严汉普顿宫 
秋色里的查茨沃斯庄园 
多赛特的一些往事 

▷  威尔士  Wales
古堡 山川 威尔士 

▷  苏格兰  Scotland
风笛声中的爱丁堡 
湖光山色浑无恙 

▷  爱尔兰  Ireland
爱尔兰国宝《凯尔经》 
格兰达洛的生命与碑 

▷  法国  France
艺术古城圣保罗—德旺斯 

▷  瑞士  Switzerland
攀上欧洲之巅 

▷  比利时  Belgium
文化古城安特卫普 

第二站 北欧

▷  挪威  Norway
木建城市卑尔根 
火车 峡湾 弗洛姆 
奥斯陆的海盗与艺术 

第三站 东欧

▷  克罗地亚  Croatia
戴克里先宫的往昔与今日
布拉曲岛和特罗吉尔 
萨洛纳古罗马遗址 
大海明珠杜布罗夫尼克 

▷  黑山  Montenegro
黑山绿水王国 

▷  捷克  Czech Republic
千塔之城——布拉格 
库特纳霍拉的人骨惊魂 

▷   匈牙利  Hungary
多瑙河不是蓝色的 

第四站 地中海岛屿

▷   塞浦路斯  Cyprus
爱神之乡帕福斯 
雄浑壮丽特罗多斯山脉 

▷   北塞浦路斯  Northern Cyprus
沧桑古城——北塞浦路斯 

跋 :云水岁月长 


试阅

寒冷的秋冬,来到了英国伦敦著名的摄政街(Regent Street),发觉夜色早临的街道早已人头攒动,平时车辆川行的大道变成了人行道,望不到尽头的人群,只听见警察维持秩序的哨声。原来今天是庆祝摄政街建立二百周年纪念日,当局也趁此佳日隆重举行圣诞亮灯仪式,主题是“伦敦历史”,借以呼唤历史的伦敦精神,更标示英国已进入梦幻的圣诞月季,而人群满心期待的正是亮灯宣示圣诞来临的那一刻,切切身心感受摄政街历经二百年变化的欢喜。

一阵惊呼中,整条街悬空而挂的彩灯同时亮起,一列列有序地从头顶向街的尽头延伸到看不见的转弯处。金色的、银色的、金银色的天使,披着金光银光羽翼,曳着长长尾裙轻盈滑翔,闪烁在每个期盼的眼眸里。他们仿佛从天上飘落人间,将幸福沐浴在不分国籍的人群里;又仿佛突然间自黑暗中腾起,带着人间祝福寄语滑向远方。

紧接着烟花璀璨了寒冷夜空,映照激动的人心和兴奋的脸庞。尽管街道拥挤寸步难行,然而今夜有缘在此擦肩而过的人,虽然此生不会再有汇聚焦点,此刻的心却同时炽热充满幸福感。何况后续还有特邀嘉宾的音乐表演,而且还可以持续购物到晚上9 点。

摄政街的百年建筑古朴大气,是各式名牌大牌聚集地,始自1954年第一次圣诞亮灯仪式后,六十五年来不间断为人们增添喜庆和温暖梦幻的圣诞氛围。街上店面的圣诞装饰,一个赛比一个美丽与创意。我不知道今晚的彩灯造型是否重现了六十五年前的光景,但却感知不同的观灯人群,能赶上或遇上节庆的雀跃心情应该和从前有些相似。或许众里有一些人正在默默怀旧,那心情也许是感慨时光易逝吧。

圣诞亮灯也不仅仅是摄政街的专美,伦敦各繁忙街道都使出浑身解数,以不同主题把沉闷寒冷的夜装点得璀璨目眩。路尽头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以“梦幻银河”为主题,把夜空变换如宙夜星空。而大牌云集的邦德街(Bond Street)更是以孔雀羽毛为造型,拱托的孔雀皇冠下垂有一颗闪亮钻石,高雅高贵的装扮显示邦德街大牌云集的霸气,这里汇集了世界顶尖设计师和各大名牌的旗舰店。

游走在圣诞灯饰的街头,灯火未阑珊的蓦然回首,竟然是从前的自己。光阴荏苒四十年,当初年少未艾,来到这个梦寐都市追寻懵懂的未来。阮囊羞涩的当年也有物欲痴狂,也会为亮灯的刹那而尖叫。浏览橱窗是周末假日的消磨,痴痴等待商家节日后的削价,待到狂销时又在纠结中错过,而橱窗前的徘徊身影就这样成了多年来梦里常景。

四十年来,这条街上有我不断重复的脚印和心情,在撒切尔夫人为首相时期生活过,也曾追慕过黛安娜王妃的世纪婚礼。背负历史包袱的英伦,虽然几度更相,在我眼里她依然是百年不变的脸孔。难以预测脱欧后的景象,至少摄政街、牛津街和邦德街应是依旧车水马龙,毕竟古老伦敦有厚积的文化和传统。而我懵懂的未来也随着时间推移一一揭开命运的谜底,漫漫人生路上人事多变迁,或悲或喜自有老天安排。跨过金秋岁月,面临更艰巨的老病死挑战,心里掠过一抹唏嘘。

从伦敦喧嚣街道走向英国西北角,驶进了万物静如水的湖区国家公园(Lake District National Park),沿途山林优美,彩妆在深邃山谷里缤纷,群山峰峦拥有浅蓝天空,和浮云在湖里晕开轻漾。中世纪石头筑成的房舍,长满青苔的失修石篱和泥泞小路,还有农场、牧场的绵羊群,白色的、黑色的,悠悠地低头吃草。原始村庄的深秋景象,谧静一如我金秋的岁月,纷呈而安静地等待冬的来临,等雪片纷飞那一夜,雪花落在霜染的枯叶,卷走秋天最后一缕阳光,凄美如诗。

继续深入到兰代尔(Langdale)山谷中一个小村庄,据说从前这里是采石场,村庄房子不多,小小房舍都是黑色石头筑成。就那青苔疯长的石篱,歪歪斜斜也是由石块堆垒上去的,有一种旧世纪的质朴感。小村庄里有一栋舒适的温泉别墅,让旅途疲惫的身心有个短暂歇脚处。

——摘录自〈秋冬的季节 从伦敦到湖区〉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